余下网>综合>一日 多彩的北京

一日 多彩的北京

时间:2019-11-07 13:30:15浏览:333 作者:匿名

  摘要:十余年来,《英国插画书拾珍》的作者崔莹被这些古旧而亮丽的插画书所吸引,陆续淘到200多本出版于19世纪后期至20世纪初的英国插画书,有铜版画、钢版画、石版画、木刻画。

 

伊丽莎白·基思画的《紫禁城》。

怀特兄弟的颐和园。

白人兄弟的原著《燕京盛记》的封面。

龙人拍摄的《万寿山派云堂与佛葛翔》。

黄昏中的城墙,由伊丽莎白·基思绘制。

伊丽莎白·基思画的《玩鸟的孩子》。

“如果你曾经在北京城墙上度过一个阳光明媚的秋天,你将永远不会忘记美丽的风景——明亮的阳光、清澈的一切和色彩斑斓、透明的色彩和谐地交织在一起。”

谁不会被这个梦幻般的童话镇迷住呢?尽管对于生活在斯里兰卡的老北京人来说,如此美丽的风景一直如此普遍并不奇怪。但是对于那些长途跋涉来到中国的游客来说,当中国最宏伟壮丽的首都展现在他眼前时,桃源仙境的入口突然打开了。正如20世纪初来到中国的瑞典汉学家奥斯瓦尔德·塞伦(osvald sirén)从城墙往下看:“欣赏令人惊叹的风景:紫禁城和黄色屋顶耀眼的寺庙,隐藏在数千棵绿树之中;青花琉璃瓦华美大厦;有前门廊的朱红色房屋;半藏在一棵百年老树下的灰色小平房;穿过商业街道,那里有美丽的拱门和开阔的田野,那里有牧羊男孩和绵羊——城市的所有景观都可以看到。”

北京的确有一种触动人心的力量:数百年来,这座城市的砖块和瓷砖上都刻有历史剧的场景。巨大的宫殿大门和宏伟的大厅默默地诉说着它庄严肃穆的尊严,这是不可逾越的。然而,从阳光下的土路上散发出来的浮尘也勾勒出了普通人日常生活的喧嚣。在一所房子的小院子里,鸡和狗的声音描述了人们的温暖和温暖。这两种看似完全不同的文化在这座城市里紧密相连,每一次呼吸都能感受到这两种文化的气息,就像一个整体——试图准确地描述它显然就像用手抓住随风飘散的香味,这是一项不可能但极具诱惑力的任务。

长期以来,用文字捕捉北京的独特魅力一直是学者们不懈的追求。从刘东的《京华烟云》到富家通冲的《燕京年谱》,从孔任尚的诗友们唱的《燕九竹枝词》到夏任虎的《老北京秋词》,为了描绘这座城市,学者们绞尽脑汁地抛出辞藻,但仍难以填满这座城市魅力的无底洞。夸张、想象和华丽的隐喻增加了她难以形容的梦境——这种梦境越强烈,就越难以用语言来描述。

就在那时,现代摄影的到来为描述这座城市提供了另一种方式。与文字不同,摄影是一种直观的产品。它就像一个切纸刀,在这一刻切断了风景,把它变成了一幅永久的画。这一刻的每一个细节都保存得很好:一片叶子,一片瓦,一个微笑,开始奔跑,结束谈话,脸上的表情,等等。瞬间凝固成静止的画面,但压缩成瞬间的故事像琥珀中的蝴蝶一样保存下来,但当你凝视它时,你的眼睛似乎会直接指向照片拍摄的时间和空间。没有语言,只有注意力。

中国艺术家也描绘了这座城市的风情。例如,甘龙时代的宫廷画家徐杨画了《日月五星珠图》和《北京师生春日诗画》。虽然画家们干净优雅,但他们力求精致,但他们在命题绘画的框架下,刻意创造出一个繁荣的场景,一面有一千人。尽管像周培春这样的民间画家在描绘日常生活时充满了乐趣和质朴的活力,但画店经营的商业气息多少抑制了艺术家追求多样性的可能性。文人画家表达对山水的感情,对世俗风景缺乏兴趣。因此,这使得长枪和短枪的摄影师能够找到一个展示他们才华的地方。

赫伯特.怀特和他的兄弟詹姆斯.怀特是许多带着梦想来到这个古老东方首都的摄影师中的两个。1922年,当他们第一次来到北京时,他们被她的魅力深深吸引。怀特兄弟手里出色地使用了graflex相机,明亮的光线和优雅的线条,创造出欢快悠扬的节奏。善于捕捉细节的艺术眼光符合北京浑厚优雅的气质,创造了一本名为《美丽的北京》的经典摄影书籍。

这本相册是上海商务印书馆1927年出版的,里面有70张照片,其中58张是黑白的。它是凹版印刷,以确保其细节是精细的。另外12幅是手绘的,以类似绘画的方式向读者展示这座城市丰富多彩的色彩。即使90多年后我再看这些照片,我仍然会被它们明亮的色彩和历史氛围深深打动。正如怀特在前言中所说:

“无论是在紫禁城的庭院里散步,在金色的宫殿里,还是坐在潺潺的颐和园湖上,我们第一次来北京的朋友都不会感到完全迷失在其中。然而,那些去过北京或住在她神秘怀抱中的人可能会回忆起在红墙内外追求浪漫和冒险的快乐时光。”

如果说白氏兄弟的《燕京盛记》是一部具有个人兴趣的艺术经典,那么Xi龙人的《老北京皇城全景》反映了一位国际知名学者对这座古都的深入思考。就在怀特兄弟第一次来到北京并被这座城市深深吸引的时候,Xi龙人也开始了对北京的深入实地访问,研究和拍摄北京及其周围的宫殿建筑。这次访问的特别之处在于,他受到了其他在中国的外国人所不享受的待遇。中华民国现任总统和退位的前皇帝给予了他前所未有的热情帮助。内政部给了他拍摄中南海总统办公室的官方许可证,而末代皇帝溥仪亲自陪同他参观了紫禁城的许多建筑。根据前清皇室和民国政府之间的协议,这里仍然是皇室的卧室,很少有外人踏足这里。直到两年后,末代皇帝占领的北京的军阀冯玉祥才以革命的名义被逐出皇宫,并被改造成故宫博物院的内院,向外界揭开了它神秘的面纱。

“我已经能够拍摄大量以前从未拍摄或很少拍摄的宫殿建筑的照片,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照片将变得越来越珍贵,因为这些建筑要么会风化腐朽,要么会被大火烧毁,要么会因年久失修而被遗弃。”Xi龙人拍摄的北京皇城展示了一个学者的责任感。因此,追求高雅和精湛的艺术必须让位于学术严谨和精确。就像他拍摄的天安门广场前的中国手表,乍一看,构图太粗糙,甚至没有遵循中心与平衡的摄影原则。中国手表似乎明显偏向一边。但是如果你用学术的眼光看它,你会发现它的构图是如此的精心设计。华表的轮廓画得非常准确,每个细节都没有与后面的背景混淆。拍摄角度也恰当地标记了它的位置和它后面建筑的对比度。足够小心的人也会注意到石板在中国人监视下的摆放方式。可以想象,如果有一天这只中国手表真的像Xi·龙人哀叹和预言的那样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中,那么有了他拍摄的照片,我们仍然可以修复这座高贵典雅的建筑。

Xi·龙人用他的相机捕捉到了这座城市的真实面貌,它能够在历史的狂风中经受住严格的学术研究。伊丽莎白·基思用好奇的目光寻找这座城市的个性和气质。1923年冬天,这位年轻的英国女画家刚到北京,就被窗外一个穿着虎皮跑着的孩子吸引住了。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这座古城。在西方人的眼里,老虎原本是一个代表暴力和凶残的杀人犯,但是在这个古老的东方大都市,它被驯服并披在一个孩子身上,看起来如此幽默和可爱。她了解到老虎不仅是中国所有动物中的国王,也是一种吉祥的动物,是标志时间的动物标志,是孩子手中最喜欢的玩具。

她越深入,就越觉得这是一个东方美丽的迷宫,让她陷入其中。每个细节似乎都包含着无限的含义。虽然描述这座古都的美丽常常让她感到无能为力,但当她拿起画笔,面对她所看到的一切时,那些丰富的色彩会不由自主地从画笔的末端流淌出来,画布上会染上动人的场景:在温暖阳光明媚的清晨,金色琉璃瓦和猩红色宫墙下舒适的行人,正午市场上喧闹的小贩,黄昏雪中撑着雨伞穿过胡同的妇女,黄昏时宁静而立的墙壁染成深绿色。

时间描绘了这座城市饱经风霜的面貌,从遥远的过去,一天又一天,北京已经变成今天的样子。正如Xi·龙人所说,无论在每一个崇拜她的游客眼中,她是什么样的形象,只要你在城墙上度过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你就不会忘记色彩斑斓、透明和谐交织的色彩。这些颜色一起描绘了城市的真正精神,那就是和平。

这些图片选自:

Xi龙人:《老北京皇城全景》,广东人民出版社,2017年

怀特兄弟:燕京的胜利,广东人民出版社,2018

伊丽莎白·基思:英国艺术家的远东之旅,台湾海峡出版社,2017

图纸B08-b09版/赵胜伟

□李夏恩

天津11选5开奖结果